当前位置:bwin3099亚洲官网 > 影视推荐 > 王景春,一张不像演员的脸,到底可以耽误他多

王景春,一张不像演员的脸,到底可以耽误他多

文章作者:影视推荐 上传时间:2020-04-25

图片 1

好好演戏,到地久天长。

摘自环球人物

从柏林电影节拿完影帝回来已经一月有余,这期间,面对数不清的采访,王景春已经无数次 描述过关于那个美妙夜晚的记忆。

在被掰开又揉碎的细节中,处处透露着一些蛛丝马迹:比如,他被组委会要求一定要留下来参加闭幕式;比如闭幕式前的晚宴上,他举着一杯香槟的时候,隐约觉得有人在偷拍他;又比如闭幕式上一位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专门负 责“盯他”,还反复嘱咐他“一定要坐这里”,“特别像5年前廖凡拿奖的时候”。

他心里开始有所期待,但又不敢过于放大这种 期待。

当颁奖嘉宾读出他的名字时,瞬间所有的镜头和闪光灯都对准了他,他甚至还来不及反应,坐在旁边的导演已经惊叫了出来,“把我吓了 一跳,哦,原来是真的”。愣了一下之后,他才起身上前。

从边缘地带到舞台中央的这条路,他走了21 年。

图片 2

刘耀军长在了他身体里

环环记得初见王景春,还是在他从柏林拿回影帝后的发布会上。一身笔挺的西装,梳着发光的时尚油头,迈着超模一样自信的步伐,王景 春终于体会了一把彻底走红的滋味。

2014年的时候,《白日焰火》让好友廖凡加封柏林影帝,当时王景春就坐在台下。在那部电影中,王景春扮演一名干洗店老板,戏份不 多,但给很多观众留下了印象。

图片 3

这一次,凭借《地久天长》里刘耀军的角色, 他站到了舞台中央。

3月22日,电影在中国正式上映。接近3个小时的片子中,王景春把角色从20岁一直演到60岁,一个小人物的悲欢似乎长在了他的身体 里,平淡又善良,丰富又无常。

拍摄时为了体现当时物资匮乏的状态,王景春硬是让自己整整瘦了30斤。而片中又有大量力气活的镜头,体力跟不上,他每拍摄一次就要 休息好久。

说起来还有些得意,在片场屡次把导演看哭, 成了王景春的一种本事。

有一场回包头的戏,阔别已久的感情隐忍中没收住,爆发了。王景春演完,就看到坐在监视 器后面的导演王小帅在那流眼泪。

还有结尾那场给儿子刘星烧纸的戏,是他与咏梅无剧本的即兴表演,拍了一条就过了。“我就按照生活的流程来,拔拔草,点香,烧纸, 说话,闷酒,二十多分钟。我下来的时候,导演就在监视器那里大哭。”

为了达到目的,他偶尔也会出一些“损招”。

影片中要表现“父子疏离”的微妙情感,王景春就在片场对扮演儿子的王源视而不见,甚至打招呼时也点头即止,弄得王源都感觉这位老师太冷漠了。想不到这是王景春故意营造的一种陌生感,等到拍摄时,王源情绪一激动,对这位“父亲”的疏远、烦腻感一下子就出来了。用 王景春的话说,这些招儿可都是“老一辈的经验”。

戏拍完了,他还没从刘耀军的角色走出来。在接拍另一部戏时,自认为专业的王景春竟然发生了“串戏”的情况,不自觉地,他就把刘耀军 的台词说了出来。

杀青后的一次,他还跟导演王小帅说:“昨晚竟然梦到和咏梅去买房,就是电影里那夫妻俩 的样子。”

图片 4

一张不像演员的脸

在王景春看来,刘耀军是一个所有演员都会渴望得到的角色。最后花落他手,或许还是那张 貌不惊人的脸帮了他。

当时王小帅选角的要求是,“不要太红,不要有太强烈的个人色彩”,这样的气质,王景春恰好都有。

出道21年,他就属于这么一类演员:长相普通,八字眉、小眼睛,游离在大众视线边缘, 没有“大明星”的样子,不那么耀眼。

即使是拿了柏林影帝,听到他的名字大家还是不记得有这么个人,直到看到照片才恍然大 悟:原来就是他啊!

从柏林拿奖归来,一半以上的采访还是会问到“颜值”,大家都渴望听到一个相貌平平的演员,在演艺圈屡败屡战,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故事。然而,王景春却偏偏不入“坑”,“我对自己的长相特别自信,几百年出一个,我这样的就我一个。”

现在已经俨然 “老戏骨”的王景春自然可以坦然说出那句“不靠脸吃饭” ,但曾经的他也不 是完全没有对自己的外貌产生过质疑。

1995年,王景春走出大西北,灰头土脸地到上 海戏剧学院读书。

他所在的班级是上戏最为星光熠熠的班级之一,聚集了陆毅、鲍蕾、薛佳凝、罗海琼、田海蓉、王一楠一众俊男靓女。长得最好看的陆毅大三时就凭借电视剧《永不瞑目》红遍大江 南北。跟他们一比,王景春常常自嘲“长得比较着急”。

图片 5

△上戏95级学生合照

有时,他甚至怀疑过是不是一时糊涂选错了 路。

考入上戏之前,王景春在新疆百货大楼卖童鞋。父亲是军人,少时的他随着父亲辗转多地。他不喜欢转学的那所学校,不愿意去上 课,因此,成绩并不理想,最后只考上了技校,毕业后就分到了百货公司。

19岁那年,王景春困惑了:“我的人生怎么就 变成站柜台了?”

图片 6

△年少时的王景春

直到遇到导演朗辰,他才发现,戏剧人生刚开 始。

朗辰只比王景春大3岁,他觉得王景春是块演戏的料子,就鼓励他去考上海戏剧学院:“你有这个素质”。王景春问:“我不太懂,你教教我?”就这样,他成了朗辰的“门下弟子”。

彼时,王景春对大学的渴望远超对自己形象的顾虑。卯着一股劲儿学,他坚决不谈恋爱——当然那时也没女孩喜欢他。每天下午三四点下 班后,再跑去朗辰家上课,风雨不误。

图片 7

虽然不知道自己的长相可以演什么角色,但他依稀记得看过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和《北京人在纽约》,看着葛优、姜文这种条件的演员成功 了,他就觉得混演员这口饭,不一定靠脸嘛。

虽然现在看起来,这20多年里,王景春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变化,年轻的时候显老,年纪大了反倒扛老,而且造型也更多变了:可以续上胡须不用化妆就能演贺龙,也能挑起标志性的八字眉,客串一把谐星。但年轻时的王景春真的因为看上去过于平凡,或者用张艺谋的话 说“长得不像个演员”,使得他的走红路异常漫长。

从“电影民工”到“双料影帝”

在倾向于“以貌取人”的行业生态下,毕业后王景春沉寂了将近10年,“万年配角”一度成了他 身上最明显的标签。

《都是天使惹的祸》中,他饰演任泉的哥哥 ↓↓

图片 8

《粉红女郎》中,他跟陈好对戏,眉毛还会动 ↓↓

图片 9

《金陵十三钗》中,他饰演了一个没有台词的 国军战士↓↓

图片 10

《匆匆那年》中,他是个老师↓↓

图片 11

《我11》中,他是王憨的父亲王伯驹↓↓

图片 12

《我是证人》中,他是与鹿晗搭戏的警察↓↓

图片 13

“我得让他们知道我会演戏,我是个好演员。角色大小无所谓,只要让我演就行,就是这样。”那些年,游走于各类影视剧边缘角色的他,想法直接而单纯。

但同时,王景春又近乎偏执地坚持着他的表演理念。这一点上,和他合作过10多部电影的导 演周伟深有体会。

2008年,周伟拍摄一部农民工题材的电影《不许抢劫》,他要求演员20天不洗头,但是 他推断,作为“职业演员”的王景春很难做到。

“我就是跟他斗气,他不相信我们职业演员能做到这种程度。”王景春不服气,开拍后,不 仅20天没洗头,连澡也没洗。

让周伟意外的还有一次。2009年,他们拍《疯狂的玫瑰》,王景春扮演一名刑警队长。周伟去他房间找他,进去的时候吓了一跳。里面的墙上,挂满了各种案件照片,碎尸案、盗 窃案,血淋淋的,都是剧组从北京市刑警队要来的真实资料。“晚上睡得着吗?”周伟问他。

2013年参演《白日焰火》,他演一个干洗店老板,为了拍一场缝扣子的戏,王景春练了一个 月缝扣子。

那两年正是他接戏的疯狂期,一个拍完马上开始下一个,一年五六部的节奏,他在微博上调 侃自己“有点儿像电影民工”。

眼看着早年一起合作过的沙溢、姚晨、喻恩泰都走红了,说王景春没泄过气是假的,但他又很会安慰自己,“想它干嘛,先好好受苦,吃 点苦是应该的”。

2013年,他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。凭借《警察日记》的出色表演,王景春拿下东京国际电影 节最佳男演员奖。

《警察日记》的导演宁瀛说起片场的王景春就是一句话,就像是个“带开关”的演员,“这边一喊开始,他咣当一下就上脸了”,跟灵魂附 体一样。

图片 14

潜心修炼20多年的演戏功底,终于成了最有说服力的筹码。从遥远的边地出发,从众多曾经不被看见的配角出发,王景春逐渐从边缘靠近中心,一直到成为中国首位同时手握东京和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“双料影帝”。

这期间,王景春也逐渐发展出了自己对于艺术电影的执念。2015年,他和好朋友廖凡在上海成立了“春凡艺术电影中心”。在商业片疯狂增长的中国电影市场里,他们拼命想要给艺术电影挤占出一些空间。《地久天长》就是一部典型的艺术电影,脱离了浮躁的炫技、搞笑、煽情的桥段,让观众用近3个小时时间和角色一

起经历30多年人生的起伏变迁。作为《地久天长》的一个投资方,“春凡艺术电影中心”给这 部电影提供了人力、财力全方位的支持。

“中国的艺术电影怎么了?我们拥有110年的电影历史与文化,我们的电影不应该被如此大量的商业电影所占据吧?”这是王景春对中国电影行业的思考,也是对自己未来电影之路的一些探索。

《地久天长》的点映有一站就在上海戏剧学院,对他而言,这几乎是一块圣地,回到原点,他觉得当初的路没有选错。

正如当初喻恩泰跟他的约定,好好演戏,到地 久天长。

图片 15

​​​

本文由bwin3099亚洲官网发布于影视推荐,转载请注明出处:王景春,一张不像演员的脸,到底可以耽误他多

关键词: